一颗栗子

这里栗子~
常年桂痴汉 all桂主高桂
近期重回aph 主磕苏中 黑三角
三国瑜吹 吃策瑜 笔友
loki他真可爱!
all基 主高基 锤基

记一极品

把我最喜欢的明信片拿去乱涂乱画,

拿走了我夹在书里的80块钱,

死不承认不说,还想要我向他道歉?

10岁真的不小了。

对了我今年才16,不愁找不到好人家。

没有光泽的星星

cp雷狐    雷狮X鬼狐

西幻   ooc

是答应给一个小天使的文(文太少就不艾特了)

因为电脑的原因我的稿子只剩下一点,为了不被当作立了flag却不兑现的写手我觉得需要把这一部分先扔上来,就当做试阅好了。


       “狐狸,尼真的不是是神?”雷狮躺在草地漫不经心的问,他的嘴里还叼着一根甘草根说话还有些含糊不清,映着满天星光的眼睛甚至都没有正视他旁边的非人。

       “我当然不是,我只不过是一个活的有些久的兽人而已。”坐在他身旁的鬼狐答道,金色的兽瞳里流露出一丝忌惮。

        “兽人?别骗我了,皇宫中的手札很清楚的写了结束动乱创立帝国的神不是人。”雷狮从草地上坐起眼里透露出一抹探究和野心“手札上还含糊不清的写了获得力量的方法。”

       “哪里有神会弱小到任人宰割。”鬼狐起身,藏在宽大衣袍下的手开始凝结咒法“非人?这片大陆上的非人还少吗?”他的声音里流露出一抹仇恨。

        “你到底是不是让我试上一试便知。”雷狮也站了起来,手上的锤子不断的实体化,嘴角向上扬起,用嚣张的语气说“取代神即可获得力量,只要取代你。”

            


tbc。


    

emmmmm我觉得我该换台电脑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鬼狐终于在最后出场了

我开心的快炸掉了虽然只有40秒的戏份...





flag

明天狐狸如果有出场我就码文,字数2000+  cp雷狐

我苦追凹凸第二季十几集就是为了鬼狐啊!

哪怕看不到狐狸本人让我听听声音也好啊!

就算没有声音一个黑漆漆的剪影也很棒啊!

就算以上的都没有也可以从别的角色那边透露出鬼狐没死的信息也好啊!



  露中  苏中   短




     我对于伦/敦的天气无可奈何,这座城市终年沉浸于阴云当中,这与我的家乡的不相同。连绵不断的雨在这座城市似乎无孔不入。

     “嘿!Wang你该不会又没带伞吗”熟悉的声音伴着熟悉的面孔一起出现。

   “是啊,不过Alfred你今天怎么会来图书馆这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有你也没带伞吧。”

    “对呀,不过hero又不是一淋雨就会感冒的小姑娘,倒是Wang你这种小个子的亚洲人要记得保暖,冬日的寒风会裹挟着病菌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那你觉得我像个小姑娘吗?Alfred你是忘了你上次是怎么给我打趴下的?”我反问道,虽然知道这个美国佬没有什么坏心思但我总喜欢和他拌嘴,看他被我堵的哑口无言的模样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

    “不和你多聊了,我先走了”我匆匆丢下一句话便奔向雨幕当中,无视了身后阿尔弗雷德的大喊大叫。

       雨滴落在街道上,溅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后,就流入阴暗的下水道,街上的行人撑着各式各样的伞,冷漠的走过。


       我沿着街道跑着,不知是否产生了幻觉,竟在泰晤士河上看到了一艘熟悉的小舟,舟上的人还在悠闲的摇着船桨,我甚至还能看到他过长围巾上红色的图案,却在下一秒连人带物全部消失在河上缥缈的白烟中,我觉得我疯了。

       匆匆跑到一家酒吧当中,昏黄的灯光洒落在不大的酒吧里,老式留声机中不知名的歌手吟唱着不知名的歌曲,沙哑而暧昧的声音中,带着上世纪腐朽的味道,亦如曾经。

       酒吧中只有他一个人,他站在吧台后,正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我坐在他前面的椅子上,他瞥了我一眼说“耀,你看起来真狼狈”的确,我的头发还在滴水,白衬衫早就湿透了,隐隐约约的露出腰上的肌肉。

   “怎么,你不喜欢吗?”我反问道,然后靠近他,凝视他紫罗兰色的眼镜

       我期望能得到一个吻,然后做( )爱,性( )爱可以使我的大脑产生更多的快感,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

       可惜我的期望落空了,他把围巾摘下来,然后仔细的佩戴在我的脖子上,围巾上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清香,就让我想到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人。我恍神了很久,直到他说“yao,我爱你”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我很少这么正经的叫他,“你很清楚我不爱你”我很认真的回绝了他。“你不爱我与我爱你并不矛盾。”他笑着说,大概早料到了结果,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印着我的模样。

        我吻上了他,他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掌握了主动权,给了我一个缠绵的热吻。

      雨还在下,在这座城市中,雨似乎无孔不入,我不讨厌却也不大喜欢,这终究与我记忆中的不同,就像我和伊万的爱情。

end

by栗子



emmm终于改完了这篇黑历史,果然比起伊万我更喜欢老大哥

还是感觉有些ooc

有没有人理我啊!!!



藏不住的爱

cp安雷  雷祖  嘉瑞
        嘉德罗斯一觉醒来,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奇怪,比如自己站在雷德与祖玛之间,会被突如其来的粉红泡泡夹住。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他只能让两人站在他的五步之后。

        嘉德罗斯有些不开心了,他想找格瑞打架,在找格瑞打架的路上,他看到了在打架的雷狮和安迷修。两人的表情都很狰狞,但眼睛都变成了爱心的形状。而且每一次两人的攻击都会被突如其来的粉红色泡泡挡住。站在一旁的雷狮海盗团,表情也不大好看,尤其是那个万年笑脸帕(tuo)洛(ba)斯(to)。

        嘉德罗斯觉得这实在是无趣,他带着德雷德和祖玛穿过两人之间的战场,当然还不忘丢下一句“渣渣”,不过打得正欢的当事人没有听到,不然又会是一场大战。
  
        嘉德罗斯在找格瑞的路上,从旁人的眼中,知道了世界变得奇怪的原因。这一切都是源于创世神的恶作剧,只要是看到喜欢的人,眼睛就会变成爱心的形状,二人之间还会产生粉红色的泡泡。
  
        嘉德罗斯一路上把“喜欢”这个词语念了许多遍,脑海中浮现了一盆白色的芦荟,而在不远处的格瑞念着的“爱”这个字,脑海中浮现了一颗菠萝。
    
     “这太可怕了”嘉德罗斯想着的终于找到了格瑞,他正想挑衅格瑞,让格瑞与他打架。却发现格瑞在看向他的时候眼睛变成爱心的形状。
   
        雷德与祖玛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比对面看到嘉德罗斯眼睛变成爱心形状的格瑞还不好看,因为他们发现两人之间产生了好多粉红色的泡泡。


end

栗子

2018.2.6

丹狐 A star picking man 预告


 

Loser失败者

穿着一身华服的少年半跪于王座之下,眼中的不甘很好的收起,抬头时已换上一副虚伪的面具。

“神使大人,不知在下开出的条件您可否满意?”少年微微垂眸,避开王座上那人炽热的目光

“作为战败方,狐狸。你明白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Love爱情

他突然吻上面前人的唇,却不料那人吻技比他好了不知多少,只消一会他的脸颊就因缺氧而变得绯红。

“混蛋”他笑骂道

 

 

Leave离开

小狐狸的离开丹尼尔其实并不意外,这个教廷比外边的天空小了不知多少,狐狸是野生动物,金丝笼始终不是他的故乡。

不过他也该把金丝笼好好清理一下了,虚伪的神使大人站起身来,虽然还挂着温和的笑容,但眼中的笑意已荡然无存。

 

 

Lair骗子

    “我爱你”

“骗人,你是个骗走我心的骗子”

 

 

 

“我恨你”

“骗人,你明明还爱着我”

 

 

Illusion 幻觉

少年看着出现于眼前的男人,漂亮的眼眸瞬间张大,眼中的惊喜随着喜悦的眼泪流出。

“这不是幻觉?”少年说

“是的,这不是幻觉”男人说






寒假开码

双视角一个是嘉德罗斯视角主cp嘉瑞由 @梅格每天都在搞事 完成

另一个是鬼狐视角主cp丹狐由在下完成

西幻背景


再见

嘉瑞  渣文笔 短篇  苏到爆炸 甜的发腻 ooc 一句话丹狐

        嘉德罗斯是整个凹凸大学津津乐道的传奇,20岁拿到博士学位,22岁创立自己的公司,用三年时间就将公司做大到世界500强,他将同期的天才们衬得有些黯淡无光,但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说大二转到物理系的格瑞,现年25岁的格瑞凹凸大学是最年轻的教授。

        强者之间的关系往往很奇怪,要么是王不见王的针锋对麦芒,要么是甜腻腻的情侣关系。而格瑞和嘉德罗斯的关系明显不是以上两种,用格瑞室友鬼狐的话来说就是“明明是双向暗恋,却喜欢搞相爱相杀的傻逼情侣。”

         鬼狐这话说的其实也不大对,因为嘉德罗斯和格瑞并不是情侣关系,他们之间保持着一个很微妙的平衡,格瑞不会去轻易打破。

        嘉德罗斯毕业后与格瑞没了来往,就连格瑞可能出现的场合也都避开了。虽然这些场合都是牛奶交流会或是牛奶狂恋人交流会之类的活动,第二个活动格瑞并不会参加但嘉德罗斯毕业之前却经常参加。他们两人就像相交的直线,亲密的交融之后,结局只有渐行渐远。
  
        鬼狐曾经问过格瑞是否后悔,格瑞沉默了很久,也没给出答案,将近三年的相处,他和嘉德罗斯早就对彼此的关系心照不宣,本来就这样下去也好,但嘉德罗斯率先打破了平衡而格瑞选择了拒绝。
 
        “ 这样对我和他都好”格瑞撇过头良久,没头没尾的回了一句。鬼狐也盯了他良久说“格瑞,你真是个自私的胆小鬼。”
       
         的确,嘉德罗斯还没反应时格瑞就断了与他的一切联系,而嘉德罗斯是何等聪明,即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让他稍微想想,便能明白其中的关窍。格瑞只不过在为他的逃避寻找一个借口,他在逃避他们之间本质上的不同。其实这种不同是无比的契合。

        说是逃避也不大对。格瑞除了在逃避,他还在害怕。害怕这份感情带给嘉德罗斯带来伤害,更害怕嘉德罗斯给他带来伤害。所以他选择了逃避。我嘉德罗斯选择了等待,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格瑞在学生超市挑选着牛奶,几个女生从她的身边走过,还叽叽喳喳的说些当下的新鲜事,比如文学系的教导主任丹尼尔与鬼天盟盟主走得很近,再比如凹凸的传奇来凹凸大学做了一场演讲。格瑞倒是无心听这种八卦。他来到蒙牛的柜台前,发现偌大一个柜台上只剩下一瓶牛奶,便伸手去拿,却不料摸到一双温暖的手,他向对面望去,却望见一双同样温暖的金眸。眸子里少了些年轻人的傲气,却依旧映着他的模样。
   
         “我叫嘉德罗斯,你呢?”他说。




END.




        修改了一下,看着好多了。还是私心的加上了一句话丹狐,话说这已经很甜了,最后的结局可以理解成破镜重圆。破镜重圆还不够甜吗?
       
      
       

带着玫瑰香味的吻

标题与正文无关

死神莱娜×死神鬼狐

第一人称

糖(?)

 

 上

我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枯木莫明的感到有些惆怅。我知道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能做的只有安慰身边的父母,让他们看得开一点。人嘛,总是要拖着残破的身躯化作一抔黄土,只不过是或早或晚而已。

 

当我听到门外母亲的痛哭声时我明白我的时间到了。我突然感到手脚又有了活力时我看到我的床边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姐姐,和电视上空有其表的明星不同,她的美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及使是有些杀马特的发型和一身太妹的打扮也无法令人忽视。

 

“死者163号生于1992.4.23死于2017.11.18,职业作家,一生无大过,灵魂为一般,死后投入轮回。”我听着她用好听的声音冷漠的读着我的生平,虽然只有短短一行字。

 

“您有10个提问的机会,请问,您什么疑问吗?”

 

“小姐,你是死神吗?”她或许没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漂亮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吃惊,不过很快又恢复了之前冷漠的神情。

 

“是的,我现在的职业是一名死神,你不用叫我小姐,叫我莱娜吧”

 

“那么,莱娜小姐,死神的工作都有些什么”我看到她有些无奈的表情。

 

“帮助鬼狐大人管理鬼天盟和回收死者灵魂”

 

“鬼狐是谁?”我很快的抓住莱娜小姐话语中的重点,不过我看到莱娜小姐有些生气的神色我就明白了我问的问题有些超纲了“你要是不回答也没关系,就当我是在自言自语好了”我赶紧补上一句话。

 

“算了告诉你也没关系,鬼狐大人是整个鬼天盟的领袖,是一个很出色的人呢,不仅很温柔而且他还有着极其强大的能力和极具智慧的头脑。可以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人呢”莱娜小姐说着脸上浮现出向往的神情,好吧我知道鬼狐在她心中的地位了。

    





tbc.

本来想当莱娜生贺发的,结果因为不会写bg而只写了一点,希望明天能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