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栗子

这里栗子~
常年桂痴汉 all桂主高桂
近期重回aph 主磕苏中 黑三角
三国瑜吹 吃策瑜 笔友
loki他真可爱!
all基 主高基 锤基

  露中  苏中   短




     我对于伦/敦的天气无可奈何,这座城市终年沉浸于阴云当中,这与我的家乡的不相同。连绵不断的雨在这座城市似乎无孔不入。

     “嘿!Wang你该不会又没带伞吗”熟悉的声音伴着熟悉的面孔一起出现。

   “是啊,不过Alfred你今天怎么会来图书馆这边,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有你也没带伞吧。”

    “对呀,不过hero又不是一淋雨就会感冒的小姑娘,倒是Wang你这种小个子的亚洲人要记得保暖,冬日的寒风会裹挟着病菌会让人感到不舒服。”

     “那你觉得我像个小姑娘吗?Alfred你是忘了你上次是怎么给我打趴下的?”我反问道,虽然知道这个美国佬没有什么坏心思但我总喜欢和他拌嘴,看他被我堵的哑口无言的模样是我为数不多的爱好。

    “不和你多聊了,我先走了”我匆匆丢下一句话便奔向雨幕当中,无视了身后阿尔弗雷德的大喊大叫。

       雨滴落在街道上,溅起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花后,就流入阴暗的下水道,街上的行人撑着各式各样的伞,冷漠的走过。


       我沿着街道跑着,不知是否产生了幻觉,竟在泰晤士河上看到了一艘熟悉的小舟,舟上的人还在悠闲的摇着船桨,我甚至还能看到他过长围巾上红色的图案,却在下一秒连人带物全部消失在河上缥缈的白烟中,我觉得我疯了。

       匆匆跑到一家酒吧当中,昏黄的灯光洒落在不大的酒吧里,老式留声机中不知名的歌手吟唱着不知名的歌曲,沙哑而暧昧的声音中,带着上世纪腐朽的味道,亦如曾经。

       酒吧中只有他一个人,他站在吧台后,正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我坐在他前面的椅子上,他瞥了我一眼说“耀,你看起来真狼狈”的确,我的头发还在滴水,白衬衫早就湿透了,隐隐约约的露出腰上的肌肉。

   “怎么,你不喜欢吗?”我反问道,然后靠近他,凝视他紫罗兰色的眼镜

       我期望能得到一个吻,然后做( )爱,性( )爱可以使我的大脑产生更多的快感,忘记一切不愉快的事。

       可惜我的期望落空了,他把围巾摘下来,然后仔细的佩戴在我的脖子上,围巾上带着他身上特有的清香,就让我想到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人。我恍神了很久,直到他说“yao,我爱你”

    “Иван Брагинский ”我很少这么正经的叫他,“你很清楚我不爱你”我很认真的回绝了他。“你不爱我与我爱你并不矛盾。”他笑着说,大概早料到了结果,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印着我的模样。

        我吻上了他,他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便掌握了主动权,给了我一个缠绵的热吻。

      雨还在下,在这座城市中,雨似乎无孔不入,我不讨厌却也不大喜欢,这终究与我记忆中的不同,就像我和伊万的爱情。

end

by栗子



emmm终于改完了这篇黑历史,果然比起伊万我更喜欢老大哥

还是感觉有些ooc

有没有人理我啊!!!



评论(2)

热度(17)